fbpx

文:鄭美姿

令設計師Thisbe萌生退休的念頭,是赫然發現自己每日埋首的工作,只剩兩成是熱愛的,「八成是非常不享受的行政工作。」於是她開始了十年的消化退休大計,一步一步縮減公司人手,卻卡在一個死結上,令業務難以結束。就在此時,「一個早兩日才見過的熟客,突然猝死,就生了迫切的感覺,究竟自己的日子又會有幾多?」最後,Thisbe於四年前離開打拼了三十年的首飾設計行業,栽入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「退休事業」,「薑在我人生中出現咗,是薑揀了我。」

她是個審美觀很強的人,最喜歡拿著箝子設計首飾。平日逛街,看見櫥窗的產品展示方式不好看,她就箭步上前,想幫忙擺弄一下,嚇得她的朋友要大力按住她。她曾經設想過千百次退休後要學這學那,要繼續用手去幹活,「我擅長做手作的東西,退休後學過木工、揸針縫紉,做薑最快樂。」

七個女人的好夠薑

事緣有一次,她報名到荔枝窩學種稻米,拿起鋤頭做粗活。置身最寬闊的郊野,她看到最微小的畫面,諸如蚯蚓翻土,都令她無比雀躍。當上荔枝窩的常客後,她慢慢認識了裏面不同的農戶,接觸到種薑的人,更在一片薑地上,找到自己熱愛的角色。「最開始時,由七個女人,成立了『好夠薑』,把薑製作成不同產品銷售,推廣本地的農產品。」她因著本身有製作肥皂和護膚品的經驗,便擔扛上研發清潔用品的崗位。

以前做首飾設計,Thisbe常要見客傾生意,或按他們的口味修改設計,那是她討厭的工作,「有時看著客人要改成一個肉酸的設計,我都會藐㗎,哈哈哈。」進入薑的世界,想不到她同樣要客戶打交道,但由商人換成了農夫,「跟農夫打交道不算困難⋯⋯」她頓一頓後捉狹地說:「雖然現在仍會做農業發展的人,都係有性格的,但大家都有著一致目標,想復興香港農業,因此這㮔交往,變得很愉快。」

由一個首飾設計師,變成手作本地薑產品的女工,其實也是她始料未及的,「我不覺得是我揀咗薑,卻是薑揀了我。那可以是一棵白菜、一個蘿蔔也不定,只是right timing而已。」

退休後什麼機會都要試

首飾設計師退休後遇上薑,外人看起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畫面,Thisbe身處其中,笑說:「煮到埋嚟就食!」她直言,如果退休後仍留在自己熟悉的世界,自己大概會變得很傲慢,「一個人經驗愈多,他的範圍就愈來愈窄。因為自己熟,就會好多批評,前後左右都投訴,最後什麼都做唔到。」反而去到泥土和蚯蚓的歷奇世界,令她真正可以用上「退休」的情,「在農耕上我是張白紙,心態是學嘢,沒有一種要付出和創作的包袱,好輕鬆、好佛系。」

在她心中,變老讓她最在意的是,「希望自己死之前仲行得。」原來Thisbe母親生前是個很活躍的人,在社交圈裏長袖善舞,惟中風後失去活動能力,臥床十幾年後去世。「我覺得媽媽好痛苦,所以我總是希望,自己臨死前都要行動走得。她啟發我,要好好照顧身體,減緩衰退。」她的行動力,大概有部份來自於這個心結,但Thisbe用樂天的方式演繹出來,「退休後遇到不同的機會,我都去試,要有行動力出去試,試咗不喜歡才算!」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