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文:鄭美姿

譚玉瑛是個特別的藝人,因為她讓我們看到自己。其他藝人帶著個人的起跌、緋聞、哀樂和經歷,但譚玉瑛卻似水晶球,別人看著她,就會看到自己的童年。衝口而出叫她「譚玉瑛姐姐」,短髮爽朗、聲音響亮的她立刻澄清:「叫我阿譚得啦!我已經冇做姐姐幾年了!」

告別兒童節目《放學ICU》、不再是「譚玉瑛姐姐」那一年,阿譚五十出頭,「那刻第一個反應是很不捨得,因為不是自願,是被離開。」可她也沒有想過,不做「姐姐」,才讓更多的「阿譚」,可以從容的走出來。

50歲前的譚玉瑛,只活出了兒童節目主持的一面;50歲後的她,卻當上數碼電台和烹飪節目主持,生命散發出更多色彩。

由開酒瓶那一刻,開始笑

她鍾情美酒美食,每日寵自己於晚餐時喝好的酒,「我最喜歡飲香檳,由我開個樽那一刻已經開始笑,我會笑到飲完。」她在娛樂圈多年,看見藝人都很捨得花錢買一件衫,但她最捨得花錢吃一頓飯。不過礙於她當兒童節目主持的身份,譚玉瑛對「飲酒」這些字眼必須很避忌,「以前我喜歡飲wine但不能講,但現在什麼都可以說,原來咁輕鬆。」

六年前的那一天,譚玉瑛被電視台通知要辭演辭演兒童節目組;她沒有把自己變成新聞主角,大事張揚,相反卻很怕讓別人知道。「我走去locker靜靜地收拾,很怕被人知道,會將件事搞大。當事情搞大了,就變成第二件事,那我要收拾的事情,就只會更多。」

做了三十幾年的崗位突然要結束,她如何重新開始?譚玉瑛帶點傻氣的說:「其實我沒有開始!」她直認自己不是一個主動爭取機會的人,當時只打算默默隱退,故此問了自己一個問題:「我也做了幾十年,現在退休也不算寄生蟲吧?」

一顆一顆的吃,覺得快樂

她以為自己的演藝生涯走到盡頭,誰料,有人看見了譚玉瑛。「我離開時,從沒想過自己可以做什麼,直到有人叫我去數碼電台做DJ。」多年以來習慣早睡早起,晚餐時獎賞自己喝酒的她,竟要去數碼電台做深夜節目主持,她內心很掙扎。「他要我夜晚返工,但我最唔鍾意。我明明是那些大清早起床,天黑瞓覺的人!」於是她再問了自己一個問題:「我係咪一個懶人?」

既然不是,那為何不去嘗試?於是她把晚餐的時間提早到下午五點。譚玉瑛在家自己做飯,煮喜愛的餸菜,只喝一杯小小的酒,接著就出門上班。她正在做一件五十歲之前沒有試過的事情,因此她給自己獎勵,「我每日買一盒raspberry,還要是organic的。七十幾蚊一盒,我平時不捨得買呢。」那段日子,每日夜晚十二點她搭船回家時,就會在漆黑的海上,把這盒鮮艷欲滴的覆盆子拿出來,一顆一顆的吃,一邊吃一邊聽自己剛才的節目錄音。

於是譚玉瑛發現,自己正在做以前沒做過的事情,而且覺得快樂。

最近很多人談論移民,但譚玉瑛說自己很愛香港,希望老了之後,能在一個充滿感情的地方生活。

我覺得人愈老,就愈需要留在有感情的地方生活。

很豐富的早餐,我會笑

以前在電視機看到譚王瑛,總是在曖昧的下午茶時段,而且身邊往往包圍著一班細路。但現在看到譚玉瑛,居然是夜晚時份,而她身邊的拍檔變成了鼎爺李家鼎。「其實我好喜歡飲飲食食,對美食的追求,不是做節目才開始的。」只是她也從沒想過,個人的興趣有一日能搬上幕前,讓更多的「阿譚」跑了出來。

愛佳餚美酒的人,是這樣子讓自己每一天都過得快樂,「我好鍾意食早餐,以前最鍾意去Grand Hyatt食早餐buffet,但後來更喜歡自己煮。」她說每早起床,刷牙之後立刻就跑入廚房做早餐,「我會做五六樣東西給自己吃,我好開心,食很豐富的早餐我會笑的。」

她覺得早餐是屬於自己的,午飯則是跟朋友的聚頭,而晚餐則是與家人的團圓,「因此早餐我會讓自己鍾意食乜就食乜!」譚玉瑛說,為了讓自己能吃得快樂,她每日都勤做運動,「我要做一個見到乜,都覺得自己可以食的人,這樣會更開心。」

喜歡煮,也喜歡食。譚玉瑛笑說,很久以前就有個想法,饞嘴的自己老了之後,若要入住老人院,她誓不能接受,「我不喜歡老人院,因為院方會限定你食乜!咁唔得喎!」於是她就萌生了一個念頭,就是要培訓一個工人,訓練工人煮一手好菜,而且是她自己喜歡的菜式,「我其實好喜歡去街巿,自己買餸,在廚房自己煮餸。但若有一日做不來,我也要一個知道我口味的人,煮到我最鍾意的食物給我食。」

做兒童節目時,「飲酒」兩個字兒童不宜,現在束縛解除,阿譚清心直說:「其實我一飲酒,就會笑。」

人愈老,愈要生活在有感情的地方

五十歲之後的譚玉瑛,有機會把更多的自己讓別人看見,「如果現在叫我做返兒童節目,我應該唔想了。」雖然她沒懷念以前的角色,但也不會否定以往的快樂,「我以前喜歡做事沒壓力,喜歡不費吹灰之力的感覺。那就我不用push自己,不用常常諗自己有冇跑輸,覺得這樣做人很舒服呀。」

只是今日出來了,面對很多改變之後,她漸漸又愛上現在的角色,「現在的工作改變了,見的東西不同。例如我最喜歡出外景,因為在外景所見的,是真實的世界,我也覺得很開心。」

很多在香港長大的人,都認識譚玉瑛姐姐;阿譚也說,香港是她最愛的地方。「我覺得人愈老,就愈需要留在有感情的地方生活。」她有讀報的習慣,每日早晨都會讀一份實體的報紙,「香港好好,只要你投入社會,社會會有好多嘢讓你去做;為自己的,為別人的。我在香港建立了幾十年感情,會留在我鍾意的地方生活。」

場地贊助︰The Murray, Hong Kong, a Niccolo Hotel

Comments are closed.